省城街頭難覓免費直飲水
  

在省城一所小學當老師的任小姐喜歡逛街,這幾天沒少拉著同伴逛,可頂著高溫走在街上,經常會有口渴的感覺,“要是主要的商業街、廣場等人群密集的公共場所,有供行人飲水的公共直飲水機該多好。渴了,只需摁一下按鈕,水就出來了,自己就不用隨身攜帶大瓶小瓶的水了。”

  的確,炎炎夏日,在公共直飲水機下免費喝到清涼的純凈水,該是一件愜意的事情。然而,記者走訪發現,省城街頭尚難尋這種直飲水機蹤影。

  直飲水“砍”掉塑料垃圾大山

  去年上海世博會上公共直飲水機的“高調”亮相,讓很多人對直飲水不再陌生。

  雖然世博會展期中的大多數日子里驕陽似火、人流如織,但園方從小水滴中提供了“清涼智慧”,遍布園區的100多個直飲水點成了游客們的消暑首選。

  在上海世博會舉行的184天時間里,7300多萬名游客在園區內共消耗約15萬噸直飲水,人均飲水量近2升。按此計算,至少需要近3億瓶500毫升的瓶裝水。由于有了1646個直飲水龍頭,游客們不必再人手一瓶水,為城市“砍”掉幾座塑料垃圾大山,節省了塑料瓶生產所需石油消耗,同時也減少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。

  在公共場所安裝直飲水機是國際上通行的做法,如今國內一些城市也都陸續在繁華地段或公園建立直飲水系統,人們不必買水就可以喝到安全的水。當人們走進國家體育場“鳥巢”時,會看到每層看臺外圍的休息回廊上都設有一排排感應式飲水終端,湊過臉去,飲用水便直接從水管中緩緩噴出,供觀眾飲用。

  分布在全球的迪士尼公園,雖然游樂項目各不相同,但是在這些公園都設有相同的設施,那就是直飲水系統。

  街頭難覓免費直飲水

  便民措施是體現一個城市人性化的重要方面,省城有大量廣場、公園、景點、綠地和休閑場所,提升了市民的生活質量,但卻很少看到關乎市民生活細節的設施,比如直飲水機。市民張先生說,他去上海、深圳、廈門、寧波、佛山等城市出差或旅游時都能看到直飲水機,設置在火車站、汽車站、景區、商業街區等人流量大的地段。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經過,用手一按,就能喝到清涼的水。

  5月23日,記者在迎澤大街、柳巷、五一廣場、迎賓汽車站、建南汽車站、山大校園等處仔細找了一圈,也沒發現直飲水機的影子。采訪中,不少市民希望能在商業街、步行街、大型廣場、火車站、公園等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,安裝直飲水機,讓大家清涼度夏。“渴了,要是能在街上喝上干凈水,那該有多方便呀。”每天在五一廣場散步的退休職工宋師傅說。

  一些市民認為,如果在大街小巷有公共直飲水設施,來太原的游客也一定會感覺到這里不僅充滿文化底蘊,而且富有人情味,這無疑會增強太原的吸引力。

  相關部門目前未考慮

  公共直飲水機為何沒在省城推廣?記者咨詢了太原市城管委公用設施建設處、太原市市政管理局、太原市自來水公司、太原市政府12319城建服務熱線等單位,但均未得到明確答復。“自來水公司只負責生產供應自來水,至于街頭公共直飲水這種深層次的衍生服務,自來水公司沒有得到政府授權或委托,目前只是少數單位和企業內部自發安裝。”太原市自來水公司有關人士說,從2007年起,國家出臺了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,新標準將監測指標提高到了106項,對于市民來說,這意味著自來水更加清澈了,基本已達到直接飲用的要求。

  采訪中,一些部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,在繁華地段安裝公共直飲水機,是件好事,但因涉及的方面比較多,諸如誰來管理以及水質的檢測、設備的日常更新維修等問題,因此,目前還沒聽說有這方面的考慮。“從技術和資金上看,推廣直飲水機并不難。”業內人士認為,這種設施多數安在繁華地段,完全可采用社會自愿“認養”的辦法,并可在機身上做些企業或投資商的廣告得以回報。但這屬于公益性事業,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和協作。

  設置直飲水考驗公德心

  記者在采訪中也了解到,公共直飲水機的設置是一個城市文明化程度的體現,但也有人質疑個別市民的素質,認為如果將來真要廣泛安裝的話,將是對市民公德心的考驗。

  公共直飲水機給市民生活帶來了便利,但由于少數人的不文明行為,使它們很“受傷”。幾年前,廈門市首批安放的20臺公共直飲水機,在兩年后全部無法使用,只好都拆掉。此后安裝的約200臺公共直飲水機,每臺至少換過一個或更多的水龍頭。由于損壞率較高,每臺機子的維護費用也居高不下。一臺機子第一年的安裝、維護費用就要近萬元,此后每年維護費用約3000元。

  西安市大雁塔廣場有4臺公共直飲水機,一些游人用直飲水洗手、洗臉、洗毛巾……有的甚至用手直接觸摸出水口。同樣,重慶市2009年12月底,投資近30萬元,在6個公園內安裝了13臺直飲水機,但這些便民設施大多面臨尷尬,要么淪為洗手臺,要么被破壞成為擺設。

  作為云南省惟一一個在街頭安裝直飲水機的城市,開遠市安裝的20臺直飲水機,不到一年,更換了大約20個水龍頭。一個水龍頭一年的維護費在1.2萬元到1.5萬元之間,費用包括水費、日常維護、工人的工資等。

  直飲水機受損的情況主要有兩種,除了人為蓄意破壞,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野蠻使用,造成機器超負荷運轉,最終導致無法使用:有人用它來洗手、洗臉、洗腳,有的人拎著桶前來裝水,甚至還有人蹬著載有水容器的三輪車來取水,這使得直飲水機的濾芯使用壽命迅速縮短,維護成本急劇提高。

  記者在迎澤公園也同樣看到,盡管在公共直飲水機旁,有明顯的警示標志,提醒人們不要用來洗手、洗臉,但不少經過這里的人走上前去洗手,甚至有人到這里洗水果。

  中北大學大四學生小段認為,雖然直飲水在一些城市都有設置,然而就真正的使用情況來看,很多人用這水洗手,更有甚者為了省家里水費帶來大桶小罐來接水,還有一些人肆意破壞裝置,不僅浪費了寶貴的飲用水,而且有損城市形象。“如果不講文明,裝這種設施就起不到應有作用,就沒啥意義。”

  記者感言

  安裝公共直飲水機是一道精神文明和城市建設的考題,別的城市的前車之鑒讓我們意識到,只有勇于挑戰更高的“難度”,城市的文明才能更上層樓。

  安裝公共直飲水機也是一道環保考題。直飲水機倡導的是一種低碳生活的方式,多用直飲水,少用飲料瓶。只要你善待直飲水機,它就將給你源源不斷的清水。如果你用了這次不考慮下回,機器是會報復的,今天你欺負了它,明天它就用 “罷工”來懲罰你。


 
 
大众成人色情网站